最后的食谱~麒麟之舌的记忆~

【2021-06-24】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最后的食谱~麒麟的舌头的记忆~》是由泷田洋二郎执导的剧情片,由二宫和也主演,西岛秀俊绫野刚竹野内丰、西畑大吾、宫崎葵等共演,于2017年11月3日上映。

  该片改编自田中经一的系列小说《拥有麒麟之舌的男人》,讲述拥有超强味觉的佐佐木充在复原七十年前御厨山形直太朗所创造的梦幻食谱的过程中,揭开了一段由阴谋、爱情和死亡交织而成的隐秘历史的故事

  拥有绝对味觉“麒麟之舌”的厨师佐佐木充可以将只吃过一次的料理完全再现出来。他通过再现食客“人生中最后一道想吃的菜”,获得高额的报酬。佐佐木充一直不知爱为何物,直到他追寻高超厨师山形直太朗所著的传说中的食谱的秘密,了解到另一位拥有“麒麟之舌”的男人的人生。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1930年代,拥有麒麟之舌的厨师山形直太朗奉命前往满洲,设计录有112味极致美食的《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妻子千鹤也随他移居满洲。在那里,中国人杨晴明和日本青年镰田正太郎成了山形的助手。全世界的食材齐集满洲,直太朗的才能得以充分发挥。他埋头于开发食谱,只为了能通过美食令不同的民族互相理解。这时,关东军大佐三宅太藏通知他,天皇将巡视满洲,迎接天皇的晚宴就是展示《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舞台。然而,此事背后还隐藏着关东军不可告人的计划。察觉到阴谋的山形,带着食谱一起消失了

  秋元康、早河洋(制作总指挥)、龟山庆二、藤岛ジュリーK.、吉崎圭一、市川南、见城彻、秋元伸介、木下直哉、冲中进、浅井贤二、二木清彦、樋泉实、荒波修、西新、佐佐木基、阿比留一彦、上田太地、林雄一郎、八木征志

  吃过一次的料理就可以完全再现、拥有绝对味觉的厨师。通过再现委托人“人生中最后一道想吃的菜”,从而获得高额的报酬,被称为“最后的料理人“。从小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只相信自己的才能并以此为生。抱着“料理人不需要感情,钻研技术就是所谓的真髓”这样的信念,不对别人敞开心扉。

  唯一理解佐佐木充的人。在大众中华料理店担任雇佣店长以维持生计。年幼时被双亲抛弃,和阿充在同一间孤儿院成长,两人犹如兄弟一般。他是最初发现充的料理才能的人。虽然嘴上不饶人,内心却是温柔而脆弱的。非常担心对料理失去了热情的阿充。

  拥有绝对味觉“麒麟的舌头”的厨师。原本作为天皇御厨在宫内省工作,后来为了完成《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而前往满洲。在开发菜单过程中,将日本与别国的料理融合,结果创出了全新的菜谱。他怀抱着促进民族间相互理解的理想,并为了这个理想奉献了自己人生的全部。在太平洋战争开战前,和食谱一起失踪。

  直太朗的妻子。和直太朗一起去到了满洲,在工作和生活上都对丈夫给予支持和帮助。不仅只有温柔,也具备行动力,积极地协助丈夫完成食谱集。一直支持着因埋头于菜单的制作而逐渐被周边人孤立的直太朗。

  隶属满洲国哈尔滨关东军司令部,大日本帝国陆军大佐(之后升为少将)。将直太朗招来满洲,命令他完成能超越享誉世界的清宫料理“满汉全席”的料理——“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目的是向外国展示日本的威望。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极端地重视国家利益。

  中国料理界的权威,世界各国的权贵都会为他的料理慕名而来。委托不管什么料理都能够再现的阿充复原《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20世纪30年代,他在满洲担任山形直太朗的助手,协助直太朗完成了食谱。

  受雇佣担任直太朗助手的年轻厨师,也是直太朗在失去音信前最后见到的人。他料理的技术还只是见习的等级,师从于直太朗并被其厨艺和理想感动,一心埋头于修行。在阿充复原直太朗食谱的过程中,他成为联系现代与过去的重要纽带。

  为贴近角色,二宫和也在营养专门学校接受了特训,身为左撇子的他还挑战了右手握菜刀做蛋包饭的料理场景

  为还原20世纪30年代伪满洲国与21世纪中国的情景,摄制组特意到北京取景

  2017年11月3日,该片在312块银幕中等规模公映,首映周末两日动员观众10万7000人次,票房收入1亿3800万日元,排行第三位

  该片含蓄淡远,节奏慢、取材简单,气氛淡然,却能从生活中展现人与人之间细腻的感情。初看片名让人以为和《深夜食堂》差不多,但看过之后才发现该片的布局更精致。影片一开始分为两条主线,到了后面,两条平行主线年代的伪满洲国为背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家仇国恨,但是,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空,才能成就这个中日的友谊故事以及非一般的家族史。从食物领悟人生看似容易,但要打动人心,绝非易事,要从食物进入历史,那就更难了。该片却通过一道道佳肴将30年代的涕泪交零改为垂涎欲滴,将熊熊战火化为袅袅炊烟。纵使历史洪流始终无法改变,但至少尽力表达过和平的渴望。每一个字,每一道菜,背后其实都蕴藏着微言大意。这样的日本电影,因为讲究,所以精致,所以才能看见故事

  谈及匠人精神,总会想到日本人。那种 「一生只做一件事」 的执着,在日本电影里尤为常见。近60年来,日本唯一一次摘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入殓师》,就渗透着无比认真的匠人精神。让人抛开偏见和恐惧,重新认识到这一份特殊的职业。时隔10年,《入殓师》导演泷田洋二郎又带来一部职...